随着齐王举国而降,正式宣告了影响了这个天下数百年的战国时代即将迎来终结。

    因为现在只剩下了秦和乾两国了。

    而秦国,没有人认为他会是乾国的对手。

    对于乾国来说,接下来也不是接下来便不是高枕无忧。事实上,乾国面临着内忧外患。

    北之匈奴、东胡,南之百越,以往被七国各自分担的周边压力,现在全部聚在了乾国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关东六国虽灭五国,可他们并不是因为腐朽而被灭。事实上,在乾军出关荡灭五国的时候,那五国依旧有着很强的组织力,内部的秩序也并未崩坏。而是在乾军外在的压力下,破灭的。

    战国乱世,虽然死伤无数,可天下是被七个国家,七个秩序共同影响的。如今,那七个已经有五个灭亡了,可人心未服,该如何治理也是一个相当宏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在这个宏大的问题之下,则有一个个细小的问题,牵扯着政治、文化、经济、军事等各个领域的方方面面。

    要解决这个宏大的问题,不是一时一刻所能解决的。

    好在,杨神不喜欢就可以完全摧毁制度,然后重建,他这一手破而后立,是整个战国时代都没有人和没有国家能学得来的。

    学我,不能全像我。化我者生,破我者进,似我者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水榭亭台,琴音悠扬。

    杨神单手支撑的脑袋,躺在软塌之上。

    庭院中央,雪女轻舞;帷幕之后,弄玉弹音。

    伴随着舞姿与乐声,杨神正在屋中小憩。身后窗棂之外,水色粼粼。清风吹进屋中,带着午后的宁静与闲适。

    一曲舞罢,杨神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雪女收起了水袖,正见弄玉站了起来,走出了帷幕之后,前往杨神身前。

    “这燕国还真是好风景,改天在京城也修一个。”

    杨神伸了一个懒腰,舒服的说道。

    对于杨神来说,真正重要的是,西至玉门,东至金城,这漫长的商道上,虽然存在着许多势力,可是这条商路上的商税,却是被如今的乾国控制的。

    从西域各国至关中的商人,一路上所经的关口,税收政策都是统一的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这商道附近,兴起了许多的产业。西海的盐、陇西的马、关中的铜铁器、巴蜀的锦,草原上的药材、皮货,乃至酒水买卖。

    自从乾国平灭燕赵之后,这条商道甚至已经延伸到东胡、朝鲜。

    光是葡萄酒一项,贩卖至关中乃至中原与四夷之地,每年就可为乾国带来巨大的收益。

    普通的酒一斗不过几十钱,稍微贵的也只有一两百钱,可葡萄酒,可以卖到五六百钱乃至千钱。

    垄断贸易,可以为乾国带来巨大的收益,燕赵之地乃至东胡、朝鲜、真番等地的奇珍,能够源源不断送入关中,到达西域。

    紫女的木屐踩在实木的地板上,发出踏踏的响声。她手里握着一个盘子,走进了屋中。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紫女将盘子放在一旁的短桌上,从上面拿出了酒壶,给杨神倒了一杯酒。

    嫣红的酒水倒在夜光杯中,端到了杨神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在想你们几个怎么祸国殃民。”

    杨神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他喝了一口,不觉赞道。

    “好酒!”

    紫女面带笑意。

    “这种以西域异果酿造的美酒售价高昂,其中良品者一斗可至一金,次者也要五六百钱。”

    要知道,这个时代,寻常的黔首一年下来,也不过有着几百钱的结余。

    碰上年景不好的时候,太阳城游戏网址大全:这几百钱都剩不了,也许还要倒赔。

    “美酒虽好,但是这酒杯差了点。”

    杨神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已经是最好的酒杯了。”

    紫女不解。

    “不,最好的酒杯,在这。”

    杨神推倒了紫女,然后将酒壶口对准了她的嘴。

    紫女张开口,美酒倾泻而下,杨神随后品尝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雪女你也来试试。”

    杨神感觉很不错,还真的尝出了不一样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大王……”

    雪女矜持了一下,就被杨神推倒了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她只好顺从。

    弄玉自然也没有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不一样,不知道焰灵姬她们又是什么味道。”

    杨神回味着那种感觉,一壶酒已经空了。

    北匈奴、东胡人、百越,其实杨神都不在乎,他反正以后都是要把他们全部杀掉的。

    至于百越……额,看在焰灵姬的份上,让他们试着融入一下乾国文化好了。

    齐国投降之后,乾和秦的巨大差距体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乾国养着三百万大军都绰绰有余,秦国拿出一百万,动员能力给他算两百万,那也不是乾国的对手。

    除非秦国再出一个白起,不然这一仗,悬。

    更不用说乾国还一直在训练新兵,压根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让人不解他们为什么要训练这么多兵。

    毕竟,打完秦国,接下来不就是天下统一了吗?

    养这么多兵,到时候怎么安置他们?

    杨神也忽然发现,这地盘多了,各种事情也开始接踵而来了。

    “今夏水位暴涨,梁渠泛滥,没入周围村庄谷地,当地之民,无一幸免。”

    这份从泗水发来的奏报,记载了一次洪水泛滥的简情。

    灾情、赈济、工事、营造……种种事情纷繁复杂,这件事情在其中并不起眼,但是还是引起了杨神的重视。

    毕竟纵观古今历史,水灾是各个朝代都有的严重问题。

    “边境蛮夷时时侵入,赵地地动未复,楚地水患又起,受灾的灾民如何安抚,流寇是剿是抚,边境如何御敌?这时候,空谈仁义管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各地贫富、户口不一,当量裁各地,取税赋,由朝廷统一调配,以济四方。怎可听那帮儒生所言,大赦以安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儒生多高论,不通俗事;道士好虚言,不辨时序。”

    杨神看着堂下吵着吵着就打起来的儒生和法家弟子,看戏一般的态度。

    乾国越发壮大强盛之后,诸子百家也都纷纷来乾,这已经是肉眼可见的大势了,他们也不是傻子。

41彩票网 好听的足球队歌 线上现金牛牛 博彩游戏登入 申博快速充值即时到账
白金会全新电子 足球比分预测 恒达最新ag 实况足球2013德甲 送体验金的博彩论坛
申博娱乐ks99cc 送彩金有捕鱼的 彩票黑平台 十三水棋牌游戏群 大都会2级会员
明发国际平台官网 网络极速炸金花投注 申博棋牌游戏下载 太阳城加盟合作 澳门网上捕鱼游戏